满清遗落关外的“三京四陵”:末代王朝的前期国都与陵园

满清遗落关外的“三京四陵”:末代王朝的前期国都与陵园
 “康雍乾”大清盛世的故事精彩纷呈。相较满清入关后长达百多年的盛世,他们的关外发迹史显得原始、荒蛮、严酷、奥秘。我带着探秘的心境走遍了满清龙兴之地——坐落关外的“三京四陵”,从末代王朝初期所建立的国都与陵园追根究底,试看前史是否自开端便预写了结局。兴京(赫图阿拉)- 永陵满洲的先世是女真,明朝活泼在我国东北地区的女真大体分为建州、海西、东海三部。关于关外苦于酷寒的少数民族,明政府采纳广大的方法来安顿他们。女真三部:建州女真(建州三卫)、海西女真(扈伦四部)、东海女真(野人女真) 本文图均为 安小羽 摄来到辽宁省新宾县赫图阿拉城内的塔克世新居,大院静静坐落着几栋黄土砌盖的口袋房,烟囱竖在地上,窗户纸糊在外,万字炕上摆着满人日常用品,并无任何特别陈设与装潢能令人估到这儿是开国帝王出世的当地。耳边模糊传来舂药的木捣声倒好像使人发生错觉。明嘉靖三十八年(1559年)的冬日,响亮的哭声响彻赫图阿拉建州左卫一个小部落酋长的家中,塔克世的儿子觉昌安和怀孕儿媳妇手中抱着“凤眼大耳、面如冠玉”的男娃娃。他们一起将新生儿举置离地高吊的摇篮中时,并没有意识到,这名男孩日后会创建一个长达296年的王朝。高兴的老一辈为男孩取名“弩尔哈齐”,后世传称“努尔哈赤”。 塔克世新居——努尔哈赤出世地努尔哈赤年少失恃,遂与同母弟舒尔哈齐等以挖人参、捡木耳去集市买卖的方法为生,通蒙汉语言,时读《三国演义》、《水浒传》为闲趣,乃至发明晰人参煮晒法。一场出人意料的宗族变故,改变了他的命运。赫图阿拉故城坐落我国辽宁省新宾满族自治县永陵镇。努尔哈赤、皇太极,多尔衮等很多前清前史名人都出世在这儿。明万历十一年(1583年),李成梁进攻建州女真古勒寨并命令屠城,斩杀男女老幼一千有余,努尔哈赤的父亲、祖父也在这场紊乱中被杀。自此开端,努尔哈赤以先人留下的十三副遗甲起兵,开端了他逐步一致建州女真的脚步,先是于古勒山之战大败叶赫等九部联军,接着,他再接再励地相继吞并了海西女真、降服东海女真,所抵之处,例无虚发。一起,他筑城池、定律法、理诉讼、建八旗、制满文(无圈点老满文)。 现在的赫图阿拉城中,努尔哈赤称汗表演成为受欢迎的游客项目。33年后的1616年,努尔哈赤自称“覆育列国英明汗”,建国号“金”,建元“天命”,定都赫图阿拉城,皇太极追尊为“天眷兴京”,即上天眷护清朝鼓起的当地。不出两年,努尔哈赤誓师伐明。现在,努尔哈赤称汗一幕,每天在赫图阿拉城的汗王寝宫前连演数遍,一次又一次重复着旧日的光辉。夕阳余晖满照着这座意为“横岗”的赫图阿拉,城池周边的湖面上,金光灿灿、烟煴毛毛,沿湖散荡,不由让人遥想起女真世代相传的神话……“赫图阿拉”是句满语,汉意为横岗,即建在平顶山岗上的城。归途中,迎面遇见赫图阿拉城美轮美奂的夕景。好久好久以前,天上有三位仙女来临长白山布勒瑚哩湖,远处神鹊口衔朱果掷落于年纪最小的仙女佛库伦濡湿的衣裙上,小仙女瞧朱果可喜而尝,朱果直入腹内。赫图阿拉城的“满清前史长廊”,全长560米,目的描绘清王朝勃兴的前史画卷。不久,佛库伦产下个容貌独特、生而能言的男婴,赐姓“爱新觉罗”。东京(辽阳)- 东京陵坐落尼雅满山(启运山)脚下的清永陵,从营建时刻和内葬人物的辈分上来说,见义勇为为清朝首陵。康熙、乾隆、嘉庆、道光等皇帝曾先后九次赴永陵祭祖。陵内主葬清朝“生前未当过皇帝”的先人们,分别是努尔哈赤的六世祖猛特穆、曾祖福满、祖父觉昌安、父亲塔克世,祔葬努尔哈赤的大伯父、五叔父等。皇太极时按古制追尊四祖为四王,至顺治帝追封四祖为帝。清永陵四祖碑亭,依次为肇、兴、景、显四祖碑亭。碑楼内各立贔屭座神功圣德碑。碑阳镌刻竖书满、蒙、汉三体颂词,宏扬四祖的文治武功。今天人们所见的永陵,虽然经由数朝增建,全体规制仍循极简,保留了稠密的满族关外修建特质,如小木作硬山式琉璃瓦顶的正红门,唯其独有,标志建州女真“树栅为寨”的陈旧日子遗俗。其外,宝城坟头四座,非常俭朴,但祖孙共城、君臣一陵,世为稀有。导游站在逼仄的台地上向交游游客介绍着坟头那棵老槐树的来历。“槐树下的风水宝地,后边乃一条龙脉,龙行弯曲西东崎岖,大小不等恰有十二个龙脊(山头),预示爱新觉罗后世能有十二代的全国。这不,从努尔哈赤登基称汗到末代皇帝溥仪,刚好十二位皇帝。”正说着,悬挂在檐梁上的蜂巢不知怎样整个坠落下来,嗡嗡嗡一阵忙,唬得人群作鸟兽散。清永陵中马蹄形宝城,植槐树一棵。从赫图阿拉城到东京城,开车约需三小时。东京城现存“天佑门”,周围辟为遗址公园,免费对外开放。去的当天因有雾霾,入眼衰草离披,气氛阴沉,远处夯土墙心上垂坠地插着一面“龙兴之地”的标牌,颇有旧城不识新主的兴亡之戚。 东京城天佑门门头据《世祖章皇帝实录》记载,顺治十三年,鳌拜等大臣以为永陵风水较东京陵好,上书主张将景祖、显祖迁回兴京,顺治帝予以驳回。但两年后,《实录》又记“迁东京陵于兴京”,顺治帝后来何故赞同迁陵是个疑团。而东京陵经两次迁出,不再葬有帝、后,现只剩努尔哈赤的弟弟舒尔哈齐、穆尔哈齐、长子褚英等六人墓,成为继清朝关外三陵外少人问津的第四座清朝皇家陵园。清东京陵坐落辽宁省辽阳市文圣区东京陵大街东京陵村,东京城东北四里的阳鲁山。东京陵与东京城相距不远。当我问询陵园方位,当地人一头雾水,提及“废太子墓”却竞相遥指。循指望去,基督教堂旁的一片高台上,筑有大正红门紧锁的院儿,四下无人,门前石碑上刻有“东京陵”、“舒尔哈齐”等字,百多年来沉寂无语。正应了曹雪芹那句“世人都晓神仙好,惟有功名忘不了。古今将相在何方?荒冢一堆草没了。” 清东京陵碑及舒尔哈齐碑自古皇位承继准则遍及承受兄终弟继、父死子承。舒尔哈齐是努尔哈赤同母弟,多年爱情甚笃,早年哥俩分南北落坐,同受各族酋长拜贺,岂料被亲哥软禁致死。合理盛年的嫡长子褚英,一度被立为前期后金政权的汗位承继者,谁知他的亲生父亲命令处死了他。他们都曾百分百挨近过权利漩涡的正中,成果却只能为愈加莫测高深地黑洞所吸附、吞噬。在努尔哈赤整齐划一大踏步行进的急行军中,任何方式的暂停符皆是不好谐音。权利镜像的双面,一面是逝世,另一面仍是逝世。盛京(沈阳)- 福陵、昭陵天命十年(1625年),努尔哈赤不管诸贝勒联名对立,再次迁都,定都盛京(今沈阳),但第三次迁都却没能自始自终地带给他好运。隔年八月,一代英豪惋惜而终,葬于盛京福陵(今沈阳东陵),庙号“太祖”。今天,当人们踏上清福陵独有的“一百单八磴”,好像仍然可以感受到战鼓喧天、万马奔啸的激荡,神道至隆恩门间这道叫人仰视又难忘的台阶,营造出一眼难望断的作用,涵义大清江山万世一系。108级标志三十六天罡与七十二地煞之和,在释教言语中,数字108也代表种种妄念与烦恼,好像转珠、敲钟,一次一转一念,敲一次便消一次业。清福陵的青松古林及一百单八磴石阶努尔哈赤病逝后,共议国政的四大贝勒逼阿巴亥殉葬。排名第四的贝勒爷皇太极由代善等兄弟推举继位,于大政殿(今沈阳故宫)即汗位,宣告次年为天聪元年。沈阳故宫是我国仅存的两大宫廷修建群之一,又称盛京皇宫,为清朝初期的皇宫。盛京皇宫的东路主体修建由大政殿与两边呈八字形摆放的十王亭构成,标志着清朝立国之本——八旗准则在宫廷修建上生动详细的再现。之所以不是八王亭,因还有亲王工作的左右双翼两座帐殿。更有意思的是,清入关前,满文将“殿”均写成“衙门”,意为就事衙署,赫图阿拉城内亦建立旗属衙。衙门的说法显得极为谦逊,但殿中心摆放的龙椅显现政治家的野心昭然若揭。沈阳故宫的大政殿及十王亭天聪十年(1636年),皇太极改国号“大清”。这以后首要军力用于对明战役,惋惜的是终皇太极之世,清军不曾过山海关。坐落于沈阳北郊的清昭陵,是清太宗陵园,亦称“北陵”,仿福陵而建,规划要比它大得多。因为皇太极五十多岁就猝死,陵园未及造好,至康熙二年,才正式葬入地宫。清昭陵的华表昭陵除葬有帝、后外,还葬有麟趾宫贵妃、洐庆宫淑妃,还有关睢宫宸妃,便是皇太极终身所爱“大玉儿”的姐姐,俗称“海兰珠”。当年海兰珠病危的噩耗传来,皇太极正在松锦大战前哨,弃战事不管,连夜加急赶回盛京,届时宸妃已薨,他悲不自胜,乃至出口“犯上作乱”,言自己父亲过世也不曾痛哭,今天为一名女子恸到如此。情深不寿,不久他亦随伊人而逝。皇太极生前一后四妃,皆出蒙古,次西宫却不葬昭陵,因他五位福晋中排位最低的永福宫庄妃,正是那位大名鼎鼎的女政治家孝庄皇太后博尔济吉特·布木布泰。虽然生前不宠爱,但她活足七十多,终身随同与辅佐清朝四位现实执政者(皇太极、多尔衮、顺治、康熙),奠定大清盛世基业,身后独葬昭西陵,是清朝等级最高的皇后陵。崇德三年,庄妃在永福宫诞下皇九子,即日后顺治帝福临。她的终身好像关于那些“不被宠爱的女子”而言,有着更为活跃的引导含义,与其费力博爱争宠,不如抱拥江山如梦。顺治元年(1644年)三月,大顺政权的李自成攻陷北京,明崇祯帝自缢而死。山海关守将吴三桂遣使向多尔衮乞师征伐李自成,摄政王多尔衮坐观成败。吴李两边激战至正午,吴军实力耗尽,这时清军猝然突击,李自成溃退。清军正式入关,占据北京。同年九月,盛京迁都燕京。十月,爱新觉罗·福临于北京故宫武英殿,再一次即皇帝位,宣告“兹定鼎燕京,以绥我国”,标志着清王朝由当地政权开端转化为控制全我国的中心王朝,揭开了前史新的一幕。